丹青引

願使現世安穩
歲月靜好

【YOI/維勇】In your dreams - 03

*連結:第一章 第二章


03 勝生勇利的夢


『汪、汪......』

耳畔似乎還能聽見方才夢中愛犬的叫聲,勝生勇利醒來的時候,窗外的天空濛濛亮。他翻身看了一下手機,才五點多啊......

沒有了睡意,勇利坐起身來,用雙手輕拍臉頰,不意外摸到臉上冰涼的水痕。他不禁覺得自己有些好笑,幾歲的人了,還會為了夢境而哭。


接近夏季的早晨已經沒有那麼寒冷了,起身洗漱後的勇利踏出房門,時間尚早,烏托邦勝生的一切都還靜悄悄的。他走到家中的佛堂,看著那張和小維的合照,雙手在胸前合十,閉上眼無聲的禱告著。

身後的拉門被輕輕拉開,似乎是怕打擾到前方的人,踩在榻榻米上的腳步刻意放輕。勇利沒有回頭,他知道來的人是誰。

維克托在勇利身旁坐下,沒有出聲,只是靜靜的陪在他身旁。不一會,他的學生睜開那雙總是溫暖漂亮的褐色眼睛,轉過頭對他笑了笑。

「我今天,夢到小維了喔......」勇利像是呢喃般輕輕開口,手指留戀的滑過照片上的小小身影。

「當初因為看到維克托你那篇雜誌採訪,一直央求爸媽讓我養......」說完有點不好意思的他紅了紅臉「到現在都還清楚記得呢,那天一下課我就衝去寵物店,當店員把小維抱給我的時候,毛茸茸、熱呼呼的一團就捧在我懷裡......」


勇利的思緒回到他和小維第一次見面的那天,抱在懷中的小狗不怕生的蹭在他身上,伸出舌頭舔了舔他的臉頰。陪勇利一同前來的優子跟西郡也伸手摸了狗狗的腦袋,那手感舒服極了。

他將小貴賓犬命名為維克托,承載著所有他對那位太陽般耀眼的人的憧憬和喜愛。

家裡從此多一位小小的新成員,從媽媽不久之後將名字喊成小維後,全家都這樣叫了。小維會隨著利也爸爸一早打開他家溫泉旅館的門、蹲在櫃檯旁邊陪伴寬子媽媽看客人來來往往、跟在真利勇利兩姐弟後方,然後停在門口目送還年幼的他們上學。

一整個家裡都有小維的身影,來泡溫泉的常客說,牠就像是這間溫泉旅館的吉祥物呢!說完大家都會摸摸牠,然後趁著寬子媽媽不注意偷餵一顆溫泉饅頭。

而小維最常跟著的人自然是勇利了。

不只是在烏托邦勝生,長谷津的街道、海邊、冰場上,都有一人一狗一起走過的回憶。小維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事物之一。


「說起來,小維的第一個項圈還是我做的呢!」勇利想起什麼便說了出來,臉上掛著輕柔的笑,他知道維克托在旁邊靜靜聽著。

其實一開始那是學校家政課的作業。

勇利向來不是很擅長這種需要手巧做出來的東西,只不過是到冰場和優子提起的時候,女孩順口說了一句『可以拿來做小維的項圈呀!』,他便卯起勁試著和手中的五色絲線奮戰,並且幾度在真利姊和美奈子老師提出要幫忙的時候都婉拒了,他已經下定決心要親自做完,怎麼可以靠別人幫助呢!

--其實自己也是挺固執的,勇利一邊回憶一邊如此想著。

雖然最終的成品不是那麼完美,但終於是完成了。他衝去找爸媽,將打好的名牌穿過項圈繩,親手繫在他最小的家人頸上。

然後得到的是小維一個飛撲。

當時尚年幼的他被撲倒在榻榻米上,開心的享受小狗在他臉上舔來舔去,尾巴搖啊搖。粉色的小舌頭的觸感癢癢的,後來他躺著求饒,爸爸媽媽姊姊則在一旁哈哈大笑。

『小維在表達他的感謝喔!』寬子媽媽笑著說。


「後來過了幾年,那條項圈也舊了髒了,我就用比賽得到的獎金,想說幫小維換一條新的。」勇利停頓了一會。

「結果啊......」

眼前的黑髮青年眼中滿滿的懷念,似是想起了什麼,低聲笑了起來。

「小維不肯讓我們碰,還差點咬傷真利姊喔!」

那天勇利就像往常一樣,飯後在客廳抱著小維看電視,他只不過對小維說要幫牠換新的項圈,伸出手繞到小狗兒脖子附近準備解下原先那條的時候,懷中的棕色毛團居然迅速衝了出去,他愣了幾秒鐘才想起應該要追上去。只見小維躲進自己的窩裡,不論勇利怎麼哄都不肯出來。

『小維,是新項圈耶!很漂亮的!』這是小主人好說歹說的誘拐。

『汪!汪!汪!』這是小寵物非常堅決的回應。

勇利滿頭的問號,不懂小維從來不對著牠亂叫的,今天這是怎麼了。

從那之後的幾天,只要聽到勇利回家,小維會跑回後院將自己藏起來。一個星期過去了,實在沒辦法的他只好叫媽媽和真利姊一起幫忙,貴賓犬這才老實了,換上新的項圈。

而就在真利姊準備將換下來的舊項圈拿去丟掉的時候,本來給媽媽抱著的小維又竄了出去,差點一口咬上姊姊拿著項圈的那隻手。大家嚇了好大一跳,正當他跟媽媽準備拉開小維的時候,真利姊蹲了下來,看著小小狗。

『不希望我拿去丟掉對嗎?』真利沒有生氣,反而摸了摸小維的腦袋『那你自己要收好喔!』

說完,她攤開手心,小維黑汪汪的眼睛亮了,在舔了真利姊手心之後,叼起項圈又跑走了。

真利姊對著弟弟說,小傢伙很愛你喔!你送牠的項圈不想就這樣丟掉呢。

勇利忘了他當時有沒有回應姊姊。

後來他們家沒人再看過那個項圈,不知道小維藏去哪兒了呢。


不知不覺,他與小維一起度過了好多時光。

第一次比賽緊張的睡不著,他抱著小維在床上滾來滾去;第一次在賽場上出現重大失誤,回家以後關在房間裡摟著小維哭;第一次站上頒獎台,他後來把獎牌掛在小維脖子上,主寵兩人在床上興奮的跳上跳下,差點把床墊跳壞了......

好多好多的第一次,身旁總有那個小小的、棕色又溫暖的愛犬陪伴。

小維是他最好的聽眾。

不同於家人或優子西郡給他言語上鼓勵那種陪伴,小維是安靜而專注的,但你知道只要回頭一看,牠會一直都在。


「小維真的陪了我好久呢......直到五年前離家......」

去年的大獎賽決賽前不久,勇利剛結束一天的訓練準備換下冰鞋。雖然為了想要追上維克托的他,發憤圖強拿到了決賽的門票,但本來抗壓性就不好,進入決賽之後心理壓力著實不小,整天的訓練都不是很在狀況。他嘆口氣準備打開手機轉移注意力的時候,才看到了上面一堆未接來電,全是從家裡打來的。

他腦袋一片空白,愣了許久才連忙回撥。

真利姊的聲音帶著遲疑,或許也掙扎著要不要在當時的時間點告訴弟弟不幸的消息。最終她還是說了出來,因為從小勇利和小維的感情是最好的。

場邊的披集和切雷斯蒂諾察覺他的異狀,連忙上前關心他。


--但當時的他,只覺得眼前一片黑暗。


深陷回憶中的勝生勇利突然被一個溫暖的懷抱圈住,他回過神來,維克托的手緩緩撫上他的臉頰,想要擦去那張臉上溫熱的淚水。湛藍如海洋的眼眸中,滿是心疼和溫柔。

勇利這才驚覺,不知何時開始,他淚流滿面。

在最憧憬的人面前哭得不成人樣,勇利心一慌連忙想推開教練逃走。維克托卻出了一些力,將想要逃跑的小豬按在懷裡。


「那孩子...小維......一定很愛、很愛勇利,不會怪你的。」

低沉好聽的男聲在耳畔響起。壓抑許久的悲傷像是被這句話按下開關,勇利靠在維克托身前任憑淚水流淌,他沒有放聲大哭,只是抓緊了銀髮男人的襯衫。

維克托的雙手一下一下輕拍他的背,無聲撫慰。

「我夢見......我在滑冰......」因為哭泣,他斷斷續續的說著「小維在旁邊看著我...就像以前一樣......最後對我汪汪叫了兩聲......」

「嗯,那孩子肯定是在說『小主人最棒了!加油!』,」維克托回應著「一定是的呢。」

「嗯......」勇利閉上眼,彷彿又看到那小小的棕色身影,在自己面前開心的跳了跳。


嗯,一定是呢!


tbc

---------------------------------------------

不負責任小劇場

「勇利~我跟你說~其實是小維托夢讓我來你身邊的喔!」(っ´ ♡`)っ

「喔。」

「勇利你有沒有很開心~我會連同小維的份一起愛你的~」\(^♡^)/

「維克托你喝多了,今天不准碰酒。」

「欸欸欸欸?!?!?!?!」


抱歉好像又寫文虐大家,自己寫著寫著眼眶也紅了。

但每次看到勇利的手機殼、待機畫面等等,就一直想起他和小維的羈絆。

看完第八話,馬卡欽你千萬千萬千萬要平安啊!!!!!

歡迎各位回饋及評論喔!謝謝大家閱讀!

评论 ( 17 )
热度 ( 51 )

© 丹青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