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引

願使現世安穩
歲月靜好

【YOI/維勇】In your dreams - 01

*故事時間點:勇利輸掉的那場大獎賽後,維克托看到影片之前。


01 維克托的夢


那是個平常不過的日子。

維克托結束了一天的訓練,穿上大衣離開練習場。當他踩著雪回到家中,長年陪伴自己左右的大貴賓在他開門的那瞬間向他撲跳而來,他微微笑,蹲下身子準確無誤的接住毛茸茸的愛犬。

「有沒有好好看家阿?馬卡欽。」

回答他的是狗兒水汪汪的眼睛和一聲興奮的汪。

到上床睡覺前,都和平日沒有什麼不同。


***


維克托感覺有什麼在舔自己的臉,他下意識伸手摸了摸身旁的位置,

『馬卡欽...別舔啦......再讓我睡五分鐘......』

摸著摸著覺得毛茸茸腦袋的觸感雖然和平日很相似,但好像大小不太對?

他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眼前是一隻紅貴賓,身型明顯比自家的馬卡欽小了不只一圈。不過小狗兒和馬卡欽一樣有雙大大的黑眼睛,見他醒來似乎又更水亮了些,輕輕汪了一聲。

果然叫聲也有些不太一樣呢!維克托這樣想著,一邊坐起身來。

他環顧四周,發現自己是躺在一片綠油油的草地中央。


--是夢吧!

不然他怎麼會從俄羅斯的家中,來到這片明亮翠綠的田野呢?


『汪!』

身旁的貴賓犬拉回維克托的注意力,維克托再次抬手摸了摸牠,小狗兒很親人,開心的蹭了蹭他的手。

『你不是馬卡欽對吧?』『汪!』

『我叫維克托唷,你叫什麼呢?』

小貴賓晃了晃腦袋,像是在思考他的問題,忽地轉身跑開了兩三步,然後回頭對著維克托汪汪兩聲。

『是要我跟上去的意思囉?』

不知道為何,維克托總覺得他能夠明白眼前小狗的意思。他站起身,伸了伸懶腰,跟了上去。


小小的棕色毛團在前方領路,時不時停下來回頭,像是在確認維克托沒有跟丟。

看來這隻小狗非常聰明呢!但究竟小傢伙要帶我去哪呢?

維克托一邊走著一邊觀察四周,從剛開始的草原,景色漸漸隨他們移動而變幻,腳下也變成了小石板路。他抬頭看天空,沒有太陽,但這個夢中世界始終是明黃色而溫暖的。

河堤、街道、海邊......身旁的一切色彩都很柔和,洋溢著令人安心的靜謐氛圍。維克托沒來由的知道小狗沒有惡意,姑且放開心情,欣賞著不同於俄羅斯的風土民情。


不知一人一狗走了多久,眼前出現了一戶人家,門口插著不少旗幟和燈籠,布簾上面寫的是他看不懂的異國文字。

這應該是日文?維克托回憶著巡迴世界比賽的記憶,看著有眾多擺設的入口,他猜想這裡會不會是名勝景點或旅店?

不過眼前的小狗兒可沒有給他太久的思考時間,再度汪的一聲引起維克托的注意,對著他搖搖蓬鬆的尾巴之後就逕自穿過門口往內走去。維克托連忙跟了上去,這裡會不會是牠的家呢?

小貴賓沒有入內,而是走到了後院一處開滿粉櫻的樹下,開始刨挖了起來。


維克托在一旁看著,不久那塊地方便出現了一個小坑。他走上前去看,發現被埋藏在這裡的,是一顆五彩繽紛的球和一條項圈。挖出來以後狗狗開心的叫著,叼起項圈跑到維克托腳邊,眼中的光芒像是星星一樣燦爛。他蹲下去,接過項圈,或許是夢境的關係,剛從泥土中翻出來的東西卻很乾淨,項圈應該是狗狗的主人手工作的,只是技術不是很好,以五色線歪七扭八的編織成一條項圈。維克托看了看上頭的牌子,寫著『ヴィクトル』。

又是日文啊!維克托無奈的想,這夢境沒有賦予他看懂異國文字的能力呢。

狗狗沒有察覺他的哭笑不得,粉色的小舌頭舔舔維克托的手,然後用前腳在自己的脖子處抓了抓,眼神中滿是期待。


『你是想要戴上這個?』

維克托伸手摸了一下小腦袋,眼前的小狗開心地搖著尾巴。他將項圈繫上那毛茸茸的頸子,綁好之後小傢伙興奮極了,原地跳了跳,又過來蹭維克托的手。


『嗯?這是在說謝謝嗎?乖孩子。』

毛團的情緒似乎也傳給了他,維克托笑了,彷彿從心底感受到牠對那項圈的珍愛。


狗兒跑開了幾步,又將一旁的球叼給維克托,巴眨巴眨的看著他。

維克托笑出聲,水汪汪的眼睛跟馬卡欽真的很像呢!這叫人怎麼忍心拒絕呢?他接過球,一人一狗就在庭院之中消磨時光。其中一次他丟歪了,球掉到旁邊的小池塘,結果下一秒小小的棕色毛團就跳進了池中,濺起水花灑在四周,那瞬間他似乎看見了彩虹,絢麗而美好。


這夢境真舒服呢,維克托想著。


突然,小狗甩甩身子,朝他汪汪叫了幾聲,就往外頭衝去。維克托連忙追了出去,他感受的到牠開心雀躍的情緒,小傢伙是要去找誰嗎?

一路奔跑,發現眼前的棕色毛團最後熟門熟路的跳進一家滑冰場。維克托有些驚訝,莫非這狗狗的主人也會滑冰嗎?他推開門,循著小狗啪搭啪搭的腳步聲往場內走去。


『小維!』


維克托先是聽見一個稚嫩可愛的聲音,接著他就看到剛才的貴賓直直朝著冰場邊一個大概十歲的小男孩衝去。小男孩見到愛犬很興奮,小臉蛋紅撲撲的,抱住了狗兒,一人一犬互相蹭來蹭去。

『小維!我給你看看我剛練習的成果唷!』男孩放開狗狗,臉上滿是笑容的說著。一頭烏黑的頭髮底下,棕色的眼睛簡直和剛才小狗狗亮晃晃的眼神一模一樣。

--彷彿全世界的美好都在其中。


維克托看到小男孩踩著冰鞋往場中央滑去,他加速著,臉上的表情變的認真無比,足尖輕點後完成了一個漂亮的兩周後外點冰跳。落地後男孩沒有停下,彷彿投入在演出中繼續向前滑,維克托注意到有幾個編排動作和自己曾經演出過的非常類似,明明周圍沒有音樂,男孩卻像是用身體在演奏一般,讓人挪不開眼睛,過程中男孩的身型漸漸在成長,等待他停下來回到場邊抱住狗兒的時候,已經是十七、八歲的模樣了。


儘管模樣青澀,維克托發現他認得這個人--勝生勇利。

去年大獎賽的競爭對手之一。


『吶,小維,對不起啊!我要去很遠很遠的地方訓練,會離開家裡一陣子,爸爸媽媽還有姊姊,就拜託你照顧了好嗎?』

小狗似乎聽懂了主人的話,輕輕汪了一聲。

『我會努力的,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跟維克托一樣!小維要看著我喔!』

眼前的貴賓舔了舔小主人的手心,主寵二人又開心的蹭成一團。


維克托聽見自己的名字從眼前的黑髮男孩口中喊出,雖然意思聽不懂,但看著那人剛才的舞步,他猜想或許勇利是自己的一個粉絲?


『汪!』小維似乎聽到了他內心的疑問,轉頭朝維克托的方向叫了叫,搖搖尾巴。

啊!果然如此呢!

他讀懂了這隻聰明狗兒的意思,笑了笑。


『以後,還有好多好多的以後,拜託你了......』在視線模糊前,他聽見那小小、可愛的聲音在耳畔說著。


***


當維克托醒來的時候,昨夜的雪已經停了,俄羅斯的早晨久違的露出了太陽。冬日的暖陽灑在他臉上,溫熱而明亮,像剛才的夢境。

維克托並不常作夢,也很少記得夢境的內容。這次卻清晰無比,像是刻印在腦海裡那般刻骨銘心。為何會夢到這與他過去毫不相關的一人一狗,他怎麼想也不曉得。但隨著夢境回憶起來的,是大獎賽結束的場外,他提出留念合影後,勝生勇利那哀傷卻又透著倔強的神色。

身旁一個毛茸茸的身軀湊了過來,自家的黃金貴賓舔舔主人的臉,尾巴彷彿感染了早晨的慵懶般緩慢的晃著。

「早安啊馬卡欽!我做了個美夢喔!你呢?」

「汪!」愛犬應了一聲,似乎在附和主人的問題。


***


四月來臨時,維克托看到了網路上那段影片。

影片中完美詮釋他的曲目的勝生勇利,和當時夢境裡的男孩重疊。


於是維克托訂了隔天飛往日本的機票。


tbc

---------------------------------------------

身為花滑迷,當初在宣傳期間就好期待這部動作,開播後官方更是賣的一手好CP,從此入坑表示已棄療,長居坑底不上去了謝謝(艸)

從第二集的時候開始就在思考,僅僅靠著一段影片,為何維克托會毅然決然跑到日本的勇利身邊呢?

慢慢的就有這個故事的構想出來,只是前幾集還不知道馬卡欽的名字,導致後續想寫的橋段有點難描敘。現在終於開始動筆了!

為了這CP,好久沒寫文章的我居然重新提筆,文筆久未磨練,很渣,請大家見諒。總共大概會有四~五回,算是小短篇,希望能寫出自己想表達的,一個溫暖的故事。

也歡迎各位隨時回饋,感謝。

评论 ( 4 )
热度 ( 84 )
  1. 晏麦夫夫丹青引 转载了此文字

© 丹青引 | Powered by LOFTER